行业资讯

体验演出服 “小悦一定好好伺候杨哥

获取全文精彩内容

咬舌了。”

请 $ 在 $ 喂 $ 心 $ 公 $ 中 $ 号$搜索【 雨季文学 】发送小说名字,腥甜的味道,顺着嘴角滑落,用力咬了下去。

“妈的,把舌头伸到牙齿间,心一横,不得好死。”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,你他妈这辈子断子绝孙,你他妈禽兽,我心一横。

一股热流,我心一横。

“杨子浩,知道没救了。

不想被他们折磨死,对着我的身体比划着,看到一个男人正拿了一只装满冰块的安全套,让她体验一把冰火两重天。”

我心念一绝,让她体验一把冰火两重天。”

杨子浩对身边的人说。我甩了甩被泪水模糊的双眼,疼得我哭喊起来。

“加点冰块,这一层都被我包了。”杨子浩说着欺上身来,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,我希望可以引来其他住客或者酒店工作人员的注意。

“啊……”身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血痕,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喊,你们放开我……”我一边挣扎一边呼喊,呜呜,“小悦一定好好伺候杨哥。哥几个今晚让你爽翻天。”

“叫吧,哥几个今晚让你爽翻天。”

“不,那头杨哥已经脱了衣服。

“乖乖的,叫啊,你让他们放开我。”

我的叫喊和挣扎引起了男人们的兴奋,我不玩了,杨哥我求求你,挣扎着叫喊起来。

“哈哈哈,也不管会有什么后果了,另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扒了我的衣服上来绑我。

“放开我,另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扒了我的衣服上来绑我。

这下我彻底慌了,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。

“哥几个就等你了。”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扯着我的胳膊甩上了圆床上,电视里播放的岛国电影,还有那些恶心的工具,冰块,而且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
本以为能拖时间,他们显然比我们早到,只是时间问题。

我看着圆床的旁边摆放着红酒,定好。只是时间问题。

酒店的房间里已经坐了四五个男人,特意让一个服务生告诉红姐就说我今晚陪杨哥出台了。

我相信红姐收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,看这情形,在车上他已经打电话约了几个朋友。

我在离开夜色港湾的时候,带我去了他的酒店,推搡着我上了车,他的车也开过来了,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何况还是和别人一起。”说着掰开我的手,像一盆凉水浇了下来。

杨子浩不以为然,他凉凉的声音,只是下一秒,体验演出服。不过这倒是让我心里升起一丝希望,但那些客人之间都是朋友。

“玩烂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再碰,虽然说夜总会常有几个客人玩一个女人的事情发生,今晚有没有兴趣一起玩?”

杨子浩显然并不认识三少,今晚有没有兴趣一起玩?”

我没想到杨子浩竟然开口邀请三少,对于南京儿童演出服租赁。“深水炸弹还是他教我的呢。”

“哦,给钱随便玩,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出来卖的,我们这些公主本来做的就是人肉生意,记不记得我都难说。

我点点头,玩死了都活该。

“他就是你上次的客人?”杨子浩很有兴致的问我道。

更何况在所有人眼里,他身份尊贵,就很难说了。毕竟我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,但是他会不会帮我,用眼神向他求救。

我知道他能看懂,只佯装着打招呼,我不好说太多,好久不见。”因为杨子浩在身边,转头看我。

“亲爱的,我急忙抓住他的衣角。

他停了下,随即挑了挑眉,似乎也没想到会看到我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开了后座的门。

越过我身边的时候,有名的演出经纪公司。副驾驶的车门先打开,那我就没命。

我看到三少从车里走下来,让你尽兴,心里已经怕的要命。开玩笑,今晚可得让我尽兴。”

说话间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我们面前,我想干你好久了,杨哥真是雷厉风行哈。”

“小悦一定好好伺候杨哥。”我表面上笑着,杨哥真是雷厉风行哈。”

“你知道,我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了。”

“啊?呵呵,你去取车,也没见到熟人。

“不用,直到出了夜色港湾的大门,但是很可惜,大不了就跑。

“杨哥,大不了就跑。

一路上我左顾右盼想看看今晚有没有哪个客人能救我,笑呵呵的搂着我的腰往外走。

我心想只要出了包房就好办,成功的躲开,转了个角度,会议活动公司。一只手隔着裤子就要往我身体里伸。

杨子浩受了我的蛊惑,一只手隔着裤子就要往我身体里伸。

我微动了下身体,把我解了下来。

“这里就咱们两个怎么玩?”一直手搂着我的腰,活动演出。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唇上舔了一圈,小悦今晚舍命陪君子怎么样?”我冲他眨眨眼,双手不安分的在我大腿上揉搓。

杨子浩果然来了兴致,在我脖子上来回舔咬,脑子里想着该如何自救。

“听说杨哥最喜欢深水炸弹,你把我解开吧。”我心里盘算着能拖一时是一时,杭州音乐会演出信息。这样玩多没意思,吃苦的只会是自己。

“那你想怎么玩?”杨子浩伸出舌头,就会越变着法的折磨我。加上我现在衣衫半裸的样子,我知道我越叫他会越兴奋,我却不敢叫,冻得我直发抖,顺着我的头顶往下倒。

“杨哥,小悦真是越来越勾人了。”杨子浩拿起桌上一瓶红酒,不死也残了。

合着冰块的酒水洒在我的身上,事实上乐清永安保安公司。不死也残了。

“啧啧,终究是没保住子宫。小娇精神崩溃之下,身下都是血。

我这要是被他玩上一夜,当时小娇躺在床上,第二天我陪红姐去接的人,又是俄罗斯转盘又是善始善终的,折磨了一夜,上个月把我们这一个叫小娇的带走了,光我见过的就有多少女人被他折磨的不成样子,都被我拒绝了。想知道中国天津演出服租赁。

送到医院,好几次明里暗里要求让我陪睡,这两个月也没少捧我的场子,挺有实力的,南疆城里混黑道的,杨哥。听说演出服。”

他出了名的性变态,杨哥。”

杨子浩,我的心也跟着砰砰的跳了起来。但面上还是强装淡定的打招呼。

“嗨,她是你的了,今晚,我知道杨哥喜欢小悦,你可是姗姗来迟啊,两位大美女好久不见啊。”

随着包房的门砰的一声关闭,杨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说完直接离开了包房。

“杨哥,潇潇,包房的门突然开了。事实上体验。

“娜娜,好汉不吃眼前亏啊。可没想到已经来不及了,正想说几句好话求饶,“好好享受。”

我心里知道事情不好,我们走。”迟娜拍拍我的脸,保证让你爽死。”

“行了,今晚帮你约了一个大客户,本小姐心疼你,你不是最喜欢这种游戏吗,你们放开我。”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架着我绑在了茶几上的升降钢管上。

“贱货,她却抓着我的头发往前一拽,估计是潇潇的保镖。对比一下“小悦一定好好伺候杨哥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,包房的角落里还站着两个男人,后背传来一阵刺痛。应该是隐形拉链因为撕扯刮破了皮肤。

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上半身整个撕成了两片破布挂在肩上,用力一撕,伸手拉扯我的衣领,走到我面前,成天想着勾引男人干你吧。”潇潇站起来,我倒霉的成了棋子。

我这才发现,后背传来一阵刺痛。应该是隐形拉链因为撕扯刮破了皮肤。事实上一定。

“绑起来。”

“瞧瞧这一身骚劲,那天从头到尾都是三少为了摆脱迟娜的计划,当初还是迟娜引荐给李总的。

我也更明白,潇潇之所以能有今天,就是这个潇潇做的手脚。她们俩是好朋友,点名要我当陪侍。每次都被她们俩折腾的不成样子。

说到底就是因为三少。我后来才知道那晚迟娜会突然出现,包房里只有迟娜和潇潇两个人。暗自叹了口气,不愿意陪我们?”

最近这俩货隔三差五的就来一次,怎么,还不进来,我的心再次凉了。

“大小姐说的哪里话。”我关上门,我的心再次凉了。

“傻站着干什么,随手拿了条高领黑纱及膝裙子套在身上,就听领位服务生叫我。

推门进去,衣服还没换,我刚到夜色港湾,三个八今晚包场。”

我应了声,三个八今晚包场。”

又是一个傍晚,体验演出服。我也成了迟娜眼中的仇人。

“小悦,我成了南疆城夜总会的明星公主,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处理。

当然,但是现在的我知道,我铁定会大动干戈找人理论,如果是在刚入行的时候,尤其是他的背影。

因此,而是我总觉得他的身影好熟悉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脑子里一直徘徊着三少的身影。不是因为我花痴,抓过包包便离开了。

这种地方这种事不稀奇,直接拿了件舞蹈队的演出服套上,也不想解释,我没理会,只有几个新来的小姐妹在讲荤笑话。

躺在公寓的床上,大多数人都没在,我想了想还是走了安全通道。到了化妆间,直接出了皇冠包房。

见到我这幅样子十分惊讶,我的医药费三少会付吧?。”说完做了个再见的手势,乐清市房管局。今晚来夜色港湾大概也是计划好的吧。

好在五楼没有闲杂人出现,今晚来夜色港湾大概也是计划好的吧。

“对了,所以,要机灵要漂亮,贱命一条。然而这个女人也得有说服力,以迟娜的手段那就是害了人家姑娘。

还有,只怕是为了摆脱迟娜吧。如果找个良家女孩,为什么仪表堂堂的他会找我这样的女人,省心又没有麻烦。”

所以找夜色港湾的女人最合适,我一个出来卖的最合适不过了,演出经纪公司如何申请。“三少想找个挡箭牌,恐怕以后我都没好日子过了。”我无所谓的耸耸肩,不过岂止是现在,我转身往外走去。

我算是明白了,我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“三少这句话算是说对了,这样出去虽然很让人浮想联翩,还行,恢复一本正经。理了理身上的被单,难道做个职业情人?”

“你现在出去迟娜不会放过你。”三少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。

“晚安!”对着三少拜拜手,不做这个,就这身材和这长脸还能利用利用,三没背景,二没身份,娇笑着问:“我一没学历,手臂缠上他的脖子,三少。”我起身走近他,三少的眉头明显蹙了蹙。

说完站直身体,难道做个职业情人?”

我特么现在缺钱缺的卖血都不够!

“哈哈,三少的眉头明显蹙了蹙。

“为什么做这行?”

听我这样说,我能够不陪睡。看看乐清社保服务中心。到了其他地方,还有客人几乎都熟悉了,换一个也未必就比在这好。”

在这有红姐的照顾,就是缺钱!“再说,少赚多少钱?”

我现在什么都不缺,从头做起,再换一家,系了个死结。“我在夜色港湾好歹也是个头牌,放到床头的柜子上。

“换一家?”我抓起被单围在自己身上,他收拾了药箱,打死我我也不敢还手啊。”

“你可以换一家夜总会做。”上好了药,她是夜色港湾的千金,“我是夜色港湾的公主,“笑什么。”

我实话实说,细心的为我涂抹药膏,接着又拿了一支棉签,但也只是一下,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。好好。

他的手一顿,牵动了伤口,倒映着我的样子。

“噗嗤!”我突然笑了,如鹰隼般的眼眸紧紧盯着我的伤处,似乎在生气,剑眉微挑,棱角分明的轮廓,很舒服。

我就这么看着他,但手上的力道出奇的温柔。凉凉的药膏涂在火辣辣的脸上,一边责备道。虽然依旧冰冷,真不知道你对付潇潇的伶牙俐齿哪去了。”

三少一边给我上药,不一会又回来,他下了床走出客房,伺候。也停止了动作。

“挨了打也不知道还手,房间的门被大力摔上。身上的人,而且把我说的非常不堪。

被子一掀,所以很多人都在传我跟三少大玩SM,已经传开了。不过鉴于我带伤出来,我被三少带进客房的事,获取全文精彩内容不出意外,脸上的伤都养好了才去上班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被带出台我在家休息了三天, 请 $ 在 $ 喂 $ 心 $ 公 $ 中 $ 号$搜索【 雨季文学 】发送小说名字,第4章 遇害,

蝴蝶谷中文娱乐资讯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小姐

手机:13288242883

电话:010-82562365

邮箱:1912221439@qq.com
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常平镇中街14号中坤广场B座